稻心

今天又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。

相泽消太第一季出场时间整理(只包括正剧)

因为想要回顾消太所以就整了个这个,如有遗漏望告知!并不是很准。

第五话  

00:33~00-40

8:26~14:43

16:23~16:25

17:18~17:20

17:45~17:58

18:14~21:58

第六话

00:25~00:41

3:00~3:30

4:12~7:14

第九话

2:22~2:41

3:42~5:33

6:13~6:19

9:34~9:52

11:36~11:37

12:24~12:29

15:28~16:17

18:26~22:12

第十话

1:59~2:02

3:21~5:15

5:35~5:42

第十一话(消太超帅!)

9:17~11:11

17:02~17:40

19:55~20:02

本集老师超级帅(并不)虐啊

第十二话

4:01~5:41

然后后面的镜头

实在是懒得说了(划掉)

太心疼了,就不说了

第十三话

16:39~16:55

好心疼老师啊啊啊——

突发奇想来收集句子?(1~101)

感觉炒鸡适合魔道各种人的句子啊啊啊啊——

控制不住就收集了!

注意:到处收集的,侵权我会删除的!

1.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你有多惨就一下子对你有多好。

2.清风以北过南港,南港故人不知归。

3.世界上最好的安慰不是告诉对方一切都会好的,而是苦着脸说:“哭个屁啊,我比你还惨。”

4.分道扬镳了就别去打扰彼此的生活,见了面也用不着深仇大恨的,大方地笑一下也不会死。

5.你知道我在等你们分手吗?

6.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,没有以后了。

7.而我已经分不清,你是友情,还是错过的爱情。

8.人生最好的三种状态,不期而遇、不言而喻、不药而愈。

9.人性的丑恶经不起拆穿,越探知越作呕。

10.你经历过满怀期待的心酸吗?

11.没有兑换诺言的男孩,也不会只有你。

12.我们依赖过人,也把膝盖磕疼。

13.谁都跟我不合衬,才显出我身份。

14.拒绝一切影响我心情的东西——包括你。

15.你说我会遇到更好的人,其实是你想拥有更好的人。

16.我们始终在练习微笑,终于成了不敢哭的人。

17.善解人意是什么,委屈我来让你开心吗?

18.你做的永远不会错,只是会错过。

19.我可以因为不幸而骄傲吗?

20.任何关系,只要你想陌生,我不会多看你一眼。

21.越温柔的人,越难驯服。

22.很多秘密,憋在心里委屈,就从眼里溢出来了。

23.他们说苦尽甘来。

24.不属于我的人,我从不挽留。

25.你选择的,更多的是逃避。

26.一路走来多谢冷落感激不尽。

27.只要是你,那你说的我都信;只因为是你,我才允许你一次次的伤害。

28.不属于我的东西,我宁愿不要。

29.靠近我的是你,最后舍不得的却是我。

30.你怎么就不能心疼下我呢。

31.你说我会遇到更好的人,其实是你想拥有更好的人。

32.你用尽全力爱他,我浪费生命等你。

33.如果你背叛了全世界,那我会陪着你,一起背叛全世界。

34.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,适逢其会,猝不及防。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,花开两朵,天各一方。

35.好好的散了吧,别把那一点点感情也耗尽了。

36.你说南方有我,后来你往北走。

37.我们都救不了对方,不如就算了吧。

38.决定放弃你的时候,很难过,又很轻松。

39.可是关于你的事情,我没有资格在过问了。

40.我曾拥有过,想到就难受。

41.这世界上眼泪不是一切的通行证,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理所应当的换来一句没关系。

42.我要怎么做,才能不堕落。

43.愿你不再执迷于过去,开始着手于未来。

44.我也很难过,我不想安慰你。

45.如果有一天我与你疏远了,那一定不是你的错。

46.年少时的荒唐,都将随风而去,化为尘埃。曾经的事我不再提,未来的路我不畏惧,也不放弃。

47.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,我们没有结局。

48.你没有如期归来,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。

49.我不善言语,凡事冷漠,不刻意迎合也不取悦谁,性子很傲,慢热但是重感情 我没有很难过,也没有很快乐。

50.懂事的人一旦不配合就会被说没良心,任性的人稍微乖巧一回就被夸个不停。

51.总有人让我见识到光明,却又丢我一个人在黑暗里。

52.不去打扰那些已活在记忆里的人,也许这才是最适合我们的距离。

53.把过去的一切,都放下。

54.每次忆起都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!

55.以后见面别再躲了,不然不像普通朋友。

56.不在乎你的人,你说痛他都不会有什么表情 ;心疼你的人,你不说他也会察觉你有多痛。

57.一个人害怕孤独,两个人害怕辜负。

58.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?

59.像失望和委屈这种东西,没必要向别人解释。

60.对于以前的感情现在需要改变的就是少发脾气,按时睡觉,不要乱想,还有多笑。

61.我其实是不值得爱的,其他人也许还不明白,但你的选择是对的 。

62.没人愿意就这么看你念着过去不肯向前满腹牢骚,不会笑的样子——那很不可爱。

63.谁都在死命的努力不是只有你受尽委屈!

64.最后把你逼疯的都是那些口口声声为你好的人。

65.人人围住我,无人明白我。

66.决定放弃一个人之前,一定是在寒风中站了许久。

67.誓言这种东西,无法衡量坚贞,也不能判断对错。它只能证明,在说出来那一刻,彼此曾经都真诚过。

68.生活赐给我再多磨难,你放心我不会妥协。

69.做不到足够了解就别乱插嘴,摆好你的位置再说你该说的话。

70.没人懂你欲言又止的难过。

71.不是你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就不要轻易发表见解和言论。

72.比起忽冷忽热,还是孤独让人踏实 。

73.最讨厌人们当着我的面说悄悄话,被我追问在说什么之后得到“没什么”的回答。 

74.别人有什么好的,有我这么会惹你生气吗?

75.学会长大,学着释怀。

76.我活在海底,悲伤和难过都不告诉你。

77.你告诉我,我凭什么为你难过?

78.哪怕一路没有掌声,也要活得潇潇洒洒,没人扶你的时候,自己要站直。路还长,背影 一定要漂亮。

79.我从来没说过我是什么好人,偏偏有一大推人接近我又离开,临走前还不忘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难相
处。

80.不想再自己承受,我喜欢两败俱伤。

81.生活总是逼着自己不断长大。

82.无法割舍的人,既没有给我刀,也没有给我怀抱。

83.那天我有很多话想说,你不想听。

84.好感可以保持很久很久,但也可以真的说没有就没有。

85.谁没个过去,你要是哭不出来,就再多喝一杯。

86.希望你别像风,在我这里掀起了万般波澜,却又跟云去了远方。

87.年少的我们,不必过早寻花,这个年纪对我们来说很美,不要负者伤痕累累。

88.至今我都还没遇到,一个懂我口是心非的人。

89.总想着原谅别人,是不是先饶过自己。

90.到底是经历了多少委屈,才有了那一身好脾气?

91.你没有舍不得,我也不好意思难过。

92.不只是你,我也很怀念当初的自己。

93.你的立场只来源于道听途说,拜托你亲身经历,再来批评我。

94.烦躁没有来由,什么都在改变。

95.为什么要在我爱的最深的时候离开。

96.是不是我不善言辞就活该孤独。

97.等待我的是那种孤独和寂寞。

98.你总是输给一个人,即使你从不承认。

99.有谁喜欢孤独,还不都是习惯成自然。

100.感情淡了就淡了,你,有没有无所谓?

101.前世若无相欠,今生怎会相见?


【曦澄】向死而生

*人物ooc
*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(乱写)
*无论怎么凑字数都不行,真的很废话了
*短篇
*慎入慎入慎入
*不知道有木有后续
*其实就是在练习心理描写

注:全文6k+

自观音庙一事后,江澄想了许多。他觉得自己确实挺蠢的,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究竟有多么丢人。

他,三毒圣手,江宗主,竟然哭了。他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掉眼泪了,可他还是错了。江澄不够了解自己,他太看得起自己了。当一切事实被慢慢的揭开之后,才发现,原来他才是最傻的。真不知道他的继续还有什么意义。等着被嘲笑吗?他居然还会愿意去做那个被嘲笑的傻子。说什么永远,都是假的。

连金丹都是别人给的。也就是说,他这个修为竟然是别人给的。若不是这金丹,或许这江家,是不可能可以如此繁盛了。

不仅如此,他还说了那么多丢人的话。

丢人的想法。

江澄明白了。自始至终,蠢的都是他一个人。就像魏无羡说的那样,过去的就过去了,始终纠缠于过去的也只有他自己一人罢了。而傻傻地守着那根本不存在的承诺的,也只有他一人而已。

有一句话他觉得说的是真好:两人的承诺,往往只有听的人会记得,并自以为是的当真。

自己,就是这么一个愚蠢的人。

曾经这样以为:许下的诺言,我们真的可以如书上所言,不离不弃。

现在,只有扔下所有娇情的句子,美好的时光,婉如过眼云烟,转瞬即逝。

回忆,是值得感触的,却也仅仅是拿来自己与自己寒暄的时间,给所有诺言一个期限。而这个期限则是短暂的瞬间,他甘愿,便是永远,若不是,他也可以说,这仅仅是一个谎言。

从什麽时候起,我开始固执的认为,我一直没有遗失过心底的那份童真,固执的认为,这世界,唯有我还记得大海的颜色,还记得空气的味道呢?

江澄想着想着,就猛地喝了一口酒。

仰天大笑起来,可这笑真的太难听了,就像在哭一样。

而醉了酒的江澄却在想着:可不可以有一个人,可以看穿我的逞强,可以保护我的脆弱呢。

呵,想来也不可能。

第二天,江澄莫名其妙地对属下说了一句话:“我在无边的黑暗中孕育,从无限的光明中诞生,在灰暗的阴霾下成长,又于烈火中重生……我从生至死至向死而生,我自是一个人。所以不要怪我冷漠,只当我习惯了一个人。”

那人不懂江澄的意思,只好答道:“宗主,我怎会怪你冷漠呢。我......”

江澄却什么也没说,只是苦笑了一声,摆了摆手叫他下去。

江澄看了看天空,甚是明媚——就像是在嘲讽这个落寞的他一样——他有多久没有这么好说话了?有多久没有一直发着脾气了?又有多久没有笑过了?

想着,江澄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,可看起来却十分的别扭,想来也是,这么久都没有丝毫微笑的人——最多也就是冷笑,自嘲的笑笑,讽刺他人的笑罢了——又怎么可能笑的自然呢。

江澄收起了这个愚蠢的动作,没想到,现在的他,连想笑都这么难了。

可他不后悔,从来都不后悔。他必须撑起江家,他不能辜负自己的父母,自己的师姐。还有金凌,那小子还需要他的扶持。

江澄不能就这么垮了。他还有太多要做的事。

但没有一件事,是真正的为了他自己。

一位身着紫衣的江家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,抬头看了看江澄,似是有些不敢开口。

江澄连忙收起伤感的表情,恢复了那冷冽的样子,呵斥道:“有什么事快说!我又不会吃了你,那么害怕做什么!”

那人赶忙答道:“宗主,那,魏无羡与含光君来了。”

江澄皱了皱眉,道:“请他们进来。”

虽然江澄很不想待见他们,但蓝忘机不管怎么说也是蓝家二公子,蓝氏双璧之一,自然是不能直接拒绝了。不过,令江澄在意的是,这二人跑来我莲花坞做什么?

江澄看见忘羡二人唧唧我我的样子,忍不住吼道:“你们两个到底有什么事?!我可不是看你们如何恩爱的!”

魏无羡马上反应过来,从蓝忘机身上下来,说道:“江澄,明天就是你生日了。我是来想帮你过个生日的。”

江澄愣了愣,生日?明天竟然是自己的生日?呵,这魏无羡记得倒是挺牢啊,说起来,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过生日了。

“江澄!师弟!明天就是你生日了,你要什么礼物,我去给你买!”魏无羡边说边朝江澄跑来。

江澄将头撇过去,说道:“你能买到什么东西?”没有人看见江澄脸上的微笑与喜色。

魏无羡摸了摸鼻子,把手搭在江澄肩上,笑道:“只要你想要,我就会尽力嘛,实在不行,我就叫江叔叔买。”

江澄没有说话,只是哼了一句。

两人一如既往的斗嘴斗回了莲花坞,江澄在晚饭的时候眼睛一直往江枫眠那儿飘,小孩子的心思还是很容易猜到的,江澄一定是想要自己的父亲提一下生日,他也不指望会和魏无羡一样问礼物,哪怕只是提一下也好。

可江澄等到的确是:“你眼睛怎么了?”

江澄连忙低下了头,说道:“没,没有。”

“那眼睛就不要乱飘。”

饭后江澄气鼓鼓地走了出去,魏无羡跟在他后头说道:“江澄,你别生气啊。江叔叔一向如此,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可这句话仿佛刺激了江澄一般,江澄不仅没听反而还跑起来了。

“阿羡,阿澄。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呢?”

“姐!”

“师姐!”

江澄愕然地抬起头,一下子就跑到了江厌离的怀里。

江厌离摸了摸江澄的头,柔声道:“阿澄,可是受委屈了?”

江澄还未说话,魏无羡却跳了出来:“师姐,师弟这是闹脾气呢!刚刚江叔叔对他的生日只字未提,不高兴了!”

江厌离捧起江澄的脸,问道:“是那样吗?”

江澄红了脸,道:“没有,才没有呢。我,我才没那么小气。”

江厌离笑道:“好啦好啦阿澄,别看爹不在意的样子,刚刚我还听见他讨论你生日礼物的事呢!”

一听这话,江澄眼里都有了星星,惊喜道:“真的吗?真的吗?”

而此时的魏无羡已经爆笑出声了:“哈哈哈哈哈江澄,你刚刚不是说和生日没关系的吗?hhhhh”

江澄瞬间就与魏无羡杠上了。

江厌离看着两人斗嘴,默默地去找江枫眠了。

“爹,明日是阿澄生日,能不能给他买个礼物?”

“他这么大的人还要礼物?”

“这......”

谈了许久,江枫眠终于肯妥协了。江厌离长长舒出了一口气,心想:阿澄,姐姐没骗你哟。

生日那天,江澄起的比平时早了不少,看看到底有什么礼物。

礼物他确实得到了,可他不喜欢。因为这是一柄剑——三毒。那就算了,为什么魏无羡也有啊??难道今天不是我过生日吗?

江厌离自知弟弟肯定不会高兴,就熬了莲藕排骨汤给二人喝。

江澄喝到了姐姐熬的莲藕排骨汤自然高兴,可为什么魏无羡也有一碗??难道今天不是我过生日吗?

晚上吃饭,江枫眠夸赞了魏无羡一番——因为他用剑用的很不错,天赋好。可为什么只夸他??难道今天不是我生日吗?

那些旧时光,是即便布满伤痕却依旧最美的遇见。

江澄想起以前过生日的时候,明明在当时还感觉无比温馨快乐,现在回想起来,剩下的却全是痛苦。回忆让生命完美。她寄托着所有人的希望,是梦的光点,是幸福的港湾,是轮回的开始,回忆是生命的美丽,他象征着匆匆而去的人生中甜蜜的溪流,总是醇醇熟睡的安静,心中的秘密;但同时也是天使魔鬼的瞬间,海蓝色与黑暗的眼睛,光消失的余残之际,可看清的面目……所以他害怕回忆。

他向来是不大喜欢回忆过去的,他始终固执地认为回忆都是痛苦的。悲伤的回忆会让人因为曾经经历过而痛苦;美好的回忆会让人因为已经失去了而痛苦。呵,真是可笑,话虽是这么说。

却还是喜欢想起往事。

一直告诉自己不能回头,仿佛一回头就再也不能坚持下去了一样。

“江澄?”一句呼喊把江澄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江澄并未抬头看魏无羡一眼,仿佛刚刚的回忆全是假的,他只是淡淡地回答道:“不劳您费心。这生日,我早就不过了。”在莲花坞不在之前,我就不过了。呵,这是来嘲讽自己的么。你明明知道的,知道的......

魏无羡吃惊地望着江澄,过了半晌,才说道:“江澄,你变了。”

我也学会对你伪装了,不冷不热,不咸不淡,不会再笑得没心没肺,也不会再流那廉价的眼泪了。然后听你轻轻地说:“你变了。”

可你也从未了解过我。

这些话,江澄说不出口,到头来,他只能蹦出这些词:“魏无羡。先是你要与我断绝关系,现在又来和我套近乎!你是想怎么样?”

蓝忘机皱了皱眉,似乎想为魏无羡说话,但魏无羡摇头示意蓝忘机不要动后就开口道:“江澄,我只是说,我们回不到过去那种关系了。可,仅仅只是当个朋友,难道不可以吗?”

江澄冷笑一声,道:“你这话说的就像我很绝情一样。我问你,我们以前的关系不是朋友关系是什么,嗯?”

魏无羡一时竟得不出答案,是啊,仅仅只是朋友关系而已,吗。

“难道你真的,真的要这么绝?”

“我可从未说过我想与你恢复关系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说出那些话。”顿了顿,魏无羡继续说着,“又为什么要拿着陈情等十三年?”

“虽然不知道你从哪听来的传言说我等你,不过就算我真的是等你。那也是因为我恨你。”

我等你,因为我不想逃避我的心;我等你,因为我舍不得放下你;我等你,因为有我们的回忆;我等你,因为我相信你没有骗我;我等你,等到你身边有了个蓝忘机。

这种话,他怎么可能说的出口。所有的一切,都会变成淡漠的语言,他从来都不擅长表达情绪,以往是,现在是,将来也不会变。

“你走之后,那些泪水蜿蜒的日子侵袭而来。而现在我才发觉,我们因年少变得面目全非,所有的一切都如此薄凉。而这一切,都是你害的!魏无羡!”

即使透露了一点点情绪,也要在末尾加上几句讽刺的话。使人永远都不会想过要去了解他,去理解他。

从来没有,一直没有,以后也最好别有。

江澄是这么想的。他不屑于别人的理解,也不渴望他人的关爱。他不喜欢解释,他喜欢让大多数人都不了解他。

魏无羡按住了已经要压制不住情绪的蓝忘机,叹了口气道:“蓝湛,我们还是请蓝大哥来吧。......或许对他二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。”

江澄原本听见前几个字,所有所有想说的一切,均变成了一声冷哼,压在心里头了。

很多时候想说很多话,可是却从来没开口过,果然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不是我能学会的。

可听到后面,他不免反驳道:“我只有我自己 ,我也只需要我自己!还轮不到你们那蓝家的人来管我了!”

“我只是想让你们两人都走出来而已!况且你就一个人,还可以让蓝大哥帮你......”

听到一个人这个词,江澄近乎条件反射地答道:“就算父母亲不在身边又怎样,就算身边空无一人又怎样,就算在最绝望的时候只有孤身一人又怎样,我还不是一个人活得好好的!一个人怎么了,要他蓝曦臣来帮我?”

魏无羡与蓝忘机都微微一愣,魏无羡说道:“江澄,你别不识好歹!”

“哈,我不识好歹?说我不识好歹的人多了去了,你算老几啊!魏无羡?”

可听了这句话,魏无羡却愣了:“江澄,你,怎么了?”

“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问怎么了?怎么了有那么重要吗?知道了怎么了就可以解决这一切的破事了吗?问着些有意义吗?我怎么了?我好得很!我还想问你呢!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,改变我的世界,然后讽刺的走出去,留我一个人慢慢沦陷?!”

魏无羡呆若木鸡,迟迟答不出口。

蓝忘机终于忍受不住,将魏无羡一把拉起直接带走。

江澄却愣住了。

他本来打算追上去的,再多骂几句,说他们不知礼数。

可他在后面远远地看着二人的背影,停住了原本加快了的脚步,因为江澄突然觉得自己再怎样努力都改变不了这长长的距离,短短几秒后再抬头,连背影都看不到了,嘲笑完自己后再一遍遍告诉自己:这样挺好。

眼睛酸酸的,鼻子酸酸的,喉咙痛痛的,要哭下来了吗?果然,眼泪掉下来了。呵呵,两次流泪,一次在他面前,一次在他背后。我是疯了吗?为什么要哭啊!

至少这次没人知道我哭,挺好。

挺好个屁。

江澄原本以为蓝曦臣不会来了,谁知没过几天,他就跑来了。

江澄看见蓝曦臣心不在焉的样子,嘲讽道:“蓝宗主这是受了多大的打击啊?不过是被人利用而已,人家利用你,说明你还有利用的价值。”

蓝曦臣似乎并未听进去,而是反问道:“江宗主,恨,魏婴吗?”

江澄听见他提起魏婴,微微不爽道:“我为什么要恨他?他给了我金丹。呵,我有什么资格恨他。”

他连恨魏无羡的理由都没了。

蓝曦臣看起来有点儿不对劲,“可他害了你的家人,也曾对你食言。仅仅只是因为一个金丹,你就可以原谅他了?”

江澄冷哼一声,“我只是不想计较了而已,我只是已经长大了而已,我只是习惯了而已。我看你这是想要我恨魏无羡吗?我想干嘛还要你来管?!”

“那在江宗主心中,'长大',所谓何意呢?”

长大?

“所谓长大, 不过是自己逼着自己踉踉跄跄受伤,自己逼着自己跌跌撞撞坚强,自己逼着自己孤孤单单行走,自己逼着自己独自舔舐伤口。”

江澄对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感到吃惊。

蓝曦臣也震惊的望向了江澄,半晌才开口道:“如此么?”

“所以,蓝宗主,你跑我这儿来就是为了问我几个问题?!”

蓝曦臣微微一愣,笑道:“怎会呢。只是,想与江宗主谈谈心罢了。”

“谈心?我与你很熟吗。真是可笑。”

曾迫切想与一个人好好聊聊,不仅是寒暄,而是真正的交流,却发现共同的话题更换了无数遍,熟悉的人早已不再拥有曾经的情怀,我被无数个“不用”“对不起”打败。

现在即使有人想与他好好聊聊,他怎么可能轻易答应。

蓝曦臣看着江澄,笑道:“江宗主可真喜欢口是心非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

是,他就是口是心非怎么样。

怎么样。

蓝曦臣及时转移话题,道:“江宗主从不交朋友。难道不觉孤独么?”

无人与我立黄昏,无人问我粥可温。 

无人与我捻熄灯,无人共我书半生。 

无人陪我夜已深,无人与我把酒分。 

无人拭我相思泪,无人梦我与前尘。 

无人陪我顾星辰,无人醒我茶已冷。 

无人听我述衷肠,无人解我心头梦。 

无人拘我言中泪,无人愁我独行路。 

回首向来萧瑟处,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。

他不都习惯了吗?孤独,其实也还好吧。曾经他也有姐姐,那些师兄弟。现在他也有金凌,也有江家人。

不...是...么......

孤独这事,酸一点的是“早晨醒来,阳光和你都不在”,苦一点的是“原来缘分是用来说明,你突然不爱我这件事”;辣一点的是“东方不败,唯我独尊”;冷一点的是“你手握钱财腰缠万贯,却无人等在家中抱你满怀”。

“自然不劳您蓝宗主费心。”语气虽然平稳,似乎与平时一样。

但刚刚的神情变化,蓝曦臣还是看出来了。

比孤独更可悲的事情,就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很孤独,或者分明很孤独,却把自己都骗得相信自己不孤独。

觉得自己是孤独的人不一定真的孤独,然而明明孤独却认为自己不孤独的人,内心深处通常已被令人绝望的孤独所吞噬。

他笑道:“看来江宗主是个高傲的人啊。”

病了,一个人扛;烦了,一个人藏;痛了,一个人挡;街上,一个人逛;路上,一个人想;晚上,一个人的床……慢慢地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变得沉默、变得冷落、没了理想、不想说、不想看……我不是高傲,也不是胡闹,是厌倦了所有的依靠。

可他不能说,他不敢说,他不甘说。

“呵。”回复蓝曦臣的仅仅只是一句冷笑而已。

蓝曦臣看着江澄,叹了口气,“难道江宗主不喜欢有人,关心自己吗?”

“我已经说过,不必蓝宗主费心了。”习惯了孤独的人,当有人开始接近的时候,拒绝却总是变得那么自然。

江澄早就下定决心一个人了,自然不用蓝曦臣插一手了。

后来蓝曦臣问了许多问题,他都没怎么回。

魏无羡此时很后悔,他看着金凌离去的身影,感到了深深地无力。

魏无羡当时不知道,他把背影留给江澄,江澄有多么受伤。当别人也只留了一个背影给魏无羡,他才知道这种被人抛弃的滋味有多么难受。

直到蓝忘机扯了他一下,他才缓过神来。

魏无羡说道:“我错了么?”

蓝忘机抱住魏无羡,道:“魏婴,你没错。”

魏无羡看着蓝忘机,笑了。

江澄看着蓝曦臣远去的身影,想起他最后说的一句话。

“愿你有天终能脱下伪装,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。”

江澄心里突然有个荒唐的想法:我知道我们永远不会在一起,就算在一起,我们也不得不分开,也许你只能陪我走到这里。但人生又偏偏那么长,我想,我可能要记着你一辈子了。

蓝曦臣。

多年后,蓝曦臣再次看见江澄。

此时的蓝曦臣已经走出了心结,他与蓝家人说的有声有笑。

江澄也给他留了一句话:“即使你还在,我也没找你了,不是我不在乎你,是因为我发现你不需要我了。”

蓝曦臣愣了,彻底愣了。